净利润下滑、遭母公司连带,东岳硅材上市未满月就暴雷

 股升网股票配资平台www.ahuo99.cn     |      2020-04-29 14:02

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4月10日,东岳硅材发布了《2020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披露归母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28.42%至40.35%,随后在4月11日发布了《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该公告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并持股5%以上的股东长石投资所持有的的公司股份被冻结,连续两则公告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公司股价在4月10日和4月13日分别下跌了8.99%和7.28%。

目前,新华联方面表示正积极与中期票据持有人协调展期,并正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同时加快引入战略投资者,缓解资金压力,努力保障后续债务融资工具到期偿付。但业内人士表示,如新华联控股及相关方不能有效缓解资金压力,逾期债务大幅增长,公司可能面临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从母公司债务危机对东岳硅材的影响来看,体现最明显的就是持股股东数减少。根据深交所于4月13日披露的数据来看,截至4月10日该公司股东数为15.33万户,较上期(2020年3月31日)减少了1.63万户。

换言之,此前新华联控股与起诉方的和解协议,并未能得到有效处置;新华联控股的债务危机,站在东岳硅材上市前的敏感时刻来看,仅仅被被拖延到了东岳硅材上市之后,这个雷才正式引爆。

就在上月,新华联控股发行的一只中期票据15新华联控MTN001到期没有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并由此导致新华联控股的超短融19新华联控SCP002及19新华联控SCP003出现交叉违约。

查询发现,新华联控股的流动性危机最早可以追溯到去年12月底的诉讼,彼时新华联财务因未按照约定偿还同业拆借的3亿元本金及利息,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提出诉讼,这直接导致上市公司宏达股份在2019年12月27日发布公告,新华联控股当时持有的9.62%股份被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通过天眼查不难发现,东岳硅材是东岳氟硅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而东岳氟硅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母公司则是在港股上市的东岳集团有限公司,试想一个2007年就已经在港股上市的公司,其下属真的不懂上市公司的业绩披露重要性么?

根据新华联文旅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2019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98,845.7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37%;2019年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101.2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0.80%。新华联文旅表示,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系本期房地产业务结转收入较上年下降以及景区开园导致费用化利息增加所致。

据了解,东岳硅材是3月12日正式通过深交所登陆A股市场,但上市仅仅两月不到的时间就出现股东暴雷,业绩骤降。在东岳硅材披露第二则公告后,深交所同日就给东岳硅材发去了关注函,函中对东岳硅材发文:你公司是否存在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提供债务担保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资金等情形,并请说明你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并充分提示相关风险?请你公司说明本次股份冻结事项是否存在披露不及时情形?    对于深交所的关注函,东岳硅材的回复是“因公司刚刚上市,相关业务处在熟悉阶段,在今后的工作中,公司将加强对工作人员的业务培训,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这个回复乍一看就是一份检讨书,可一家上市公司真的会出现披露数据错误么?答案很明显是否定的。

财来财旺

伴随着业绩预告公布,业绩暴雷也相继开始了,前不久就有长城影视业绩暴雷,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的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而这仅仅是近期业绩暴雷的一部分。

​最近一段时间A股进入了一季度财报扎堆披露期,相较于头一批披露业绩预告的“优等生”而言,现阶段披露一季度业绩预告的或多或少都出现了明显了业绩下滑,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021家上市公司披露一季报预告,其中超六成公司业绩预亏、预减等,首亏公司达到220家。

东岳硅材在昨日就长石投资有限公司所持东岳硅材7.5股权被司法冻结一事做出回应,表示目前公司运转正常,上述事件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根据调查发现,长石投资股权遭司法冻结主要是因为其实控人傅军同为新华联控股实控人,因新华联控股陷入经营困境导致股权被连带冻结。

据了解,新华联控股成立于1990年10月,历经30年的持续快速发展,已成为涵盖文旅与地产、矿业、石油、化工、新能源、投资、金融、陶瓷、酒业等多个产业的大型现代企业集团。作为国内较早转型文旅的企业,新华联文旅自2012年以来,发展速度一直难言迅猛,新华联文旅自身业绩也差强人意。

虽说这次诉讼以和解落幕,但没过多久民生信托对尚未到期的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这个强制执行同样以和解告终。表面上新华联看似没有任何危机,但东岳硅材的IPO刚通过,这些未及时处理妥善的“地雷”再一次爆发。

3月11日至3月25日,新华联控股新增14条“恢复执行”案件、合计执行金额27.36亿元,其中北京市三中院申请执行22.46亿元、与前述案件执行金额一致,通州区法院申请执行4.9亿元、亦与前述案件执行金额一致。